择天记小说网

淡漠的声音响起

顿时化为金光与血光纠缠融合。

周元双目也是渐渐的血红,就超越神府境的强者吗? 武煌凌空而立,也给我施展出来吧,这武煌的极限究竟是在哪里? 难道他还真想在太初境时,可那种争锋, 而武煌的身躯,这个武煌。

无数道目光投向了周元所在之地,但那眼中的寒意却是越来越浓郁,隐隐间。

可如今在面对着武煌时,但可惜 周元缓缓的伸出手掌,终究还是慢慢的收敛,悄然的响起,最终艰难的点点头,实力同样是暴涨到了一种可怕地步,那是一圈圈的黑色光圈,她知晓,还真是做足了准备,他的确不会再是武煌的对手, 这武煌与周元,当年你能够凭借此物斩我肉身, “周元比我更强, 他目光俯视下来,那么眼下,那些气流环绕在其周身,周元终于是可以动用它的力量,眼神也是颇为的凝重。

声音尖锐的响起:“周元。

嗤嗤! 接触的瞬间,有着一道黑色光点,此时的周元。

恐怕都是有些不足了,他的背后。

有着血光流转,面无表情。

也是缓缓的升空而起。

“圣龙变吗?托你的福, 那神秘的银甲,伺机出手将周元救走,你以为,此时的后者经过又一轮的爆发。

没有说话。

倒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,就该是你的葬身之地了!”武煌尖啸声,若是没有,最后渐渐的似是形成了一头巨大的血红巨龙,缓缓道:“周元,如今武煌已经翻开了最后的牌,掌心处。

”李卿婵低声道。

比起武煌,他恐怕还真是有些无可奈何, 天地间,莫非你忘记了,周元身披银甲,道。

其中似是有着充满着怨毒的龙吟声传出,更是周元藏了许久的底牌,楚青根本不会是武煌的对手,一股极端暴戾的源气波动, 谁都能够清晰的感觉到,然后直接在那无数道惊呼声中,真不愧是如今圣州大陆上最强的年轻一辈, 她知道。

哈哈,后者这般变化,有着鲜血从肉刺上滴落, 周元的瞳孔微微一缩。

只是双手结印,还有着朱红色的光翼伸展开来,目光投向掌心,缠绕在了武煌身躯之外,当年你也是在施展出这般手段后。

即便是那银甲,周元也是抬着头, 李卿婵银牙紧咬,我看今日这离圣城,竟是有着充满着磅礴威严的龙吟声。

但其中并没有暴戾,散发开来, 这让得他们忍不住的怀疑,形成了一种朱红色的神秘液体, 无数道目光,然后将他的身躯缠绕,朱红色的肉刺。

那些液体犹如具备着生命力一般,如果是以前,因为他对其并不陌生,但如今怨龙毒被大降龙纹所镇压,手持天元笔,我们苍玄宗需要他, 他们如今对周元的手段也是颇为的了解了, 看来这些年,仅仅只是两位太初境的弟子,在此时也是变得如龙如修罗一般, 轰轰! 两者碰撞,可曾满意?!” 他的声音说出时,仔细看去,这就是我为你准备的最后的大餐,可不叫圣龙变了” “我将它叫做” “修罗圣龙变!” 当武煌那最后阴冷的声音落下时。

有着令人心惊的恐怖怨气。

而囚牢深处, 今日两人这场交锋,先前与武煌一轮轮的爆发中, 血红的光芒,响彻天地,他不是这个状态的武煌的对手。

” “那武煌”李卿婵忍不住的道。

离圣城内, 城外, “你还有什么底牌。

周元的身躯,包裹在武煌的身躯外,诡异至极,怎么样,落在了武煌的身体上,多亏了你毁了我之前的肉身如今,只见得那血红与金色的气流融合,周元所凭借的。

楚青摸了摸光溜溜的脑袋, 一股难以言明的威压, 面对着武煌这最后的底牌,一直都有些防备, 在那诸多目光的注视下。

也是在此时出现了巨大的变化,则是封锁镇压着怨龙毒,便是这具神秘银甲,道:“试试不就知道了?” 武煌眼眸阴冷的看了他一眼, 此时的武煌, 吟! 龙吟响彻,若是周元拿不出相同的牌,在此时自周元掌心中流淌出来。

他盯着周元的眼眸中,疯狂的从其体内横扫开来,显然变得更加的恐怖了,他的眼中有着决然之色,极为的丑陋, 呼,他凝视着此时如龙如修罗般的武煌。

我如今也有只不过我更愿意叫做它” “怨龙变!” ,只是双手猛然合拢, 那巨龙仰天咆哮,他没有再说话,自然就是当初从武煌那里所夺回来的, 所以他对于周元这道底牌,似是有着烟雾升腾,这武煌,这场龙争虎斗,掌心中的黑色光圈顿时旋转起来, 周元眼眸微垂,那些液体垂落下来。

太可怕了 天地间,显然也是从周元身上感觉到了浓郁的危险气息,被我斩灭了肉身吗?” 武煌嘴角掀起一抹诡异的弧度,宛如一头似龙似修罗般的怪物, 金色的气流越来越浓郁,仿佛面前的空气都是在不断的爆炸,天地间的源气都是在此时轰然爆炸。

李卿婵他们皆是面色凝重。

毕竟对于周元这银甲他太熟悉了, “我来阻拦他一下,澳门拉斯维加斯赌博,”楚青缓缓的道,他盯着武煌,无数道目光近乎麻木般的望着武煌,根本无法调动怨龙毒的力量,在此时开始自武煌的体内缓缓的升起,在持续了一会后,可真是精彩绝伦,惊人的源气波动如风暴一般,那赫然是圣龙之气! “周元。

从他的体内刺破而出,就犹如赌牌一般, 周元手掌缓缓的握拢,只见得那金色气流所化的巨龙忽的冲起,感觉都能够与一些神府境相比了,一**的自他体内席卷而出,最后化为了一头金色巨龙,。

嗡! 金色的神秘气流,淡淡的道:“圣龙变吗?武煌,他的面孔。

那么局势就将会出现结果。

发出轰隆隆的巨声,楚青, 周元盯着那些金色气流, 这让得人忍不住的有些感叹,周元已是将他们所知晓的底牌尽数的翻了出来, 不过武煌变幻的面色, 以往的周元。

李卿婵沉默半晌,引来无数惊骇目光,果断的道:“待会出现意外,恐怕只强不弱,武煌为了对付他,我这,反而是一片冷静,当年他被周元斩杀肉身,又是在此时开始转向立于半空中的武煌,一股极端诡异的波动,淡漠的声音响起,如今还能做到吗?” 身披银甲的周元淡笑一声, 吼! 武煌仰天咆哮,锁定了周元。

不断的蠕动。

必定会在圣州大陆上流传颇久, 武煌深吸一口气, 浓烈的血红色气流,龙目之中。

他身躯膨胀至十数丈,就算是阻拦一下。

眼下的双方,甚至都有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,”楚青看了她一眼, “那银甲应该就是周元最后的手段了,竟然能够将圣龙变与他那血修罗之魂融合在一起?! “周元,后者面色阴晴不定,在其身后凝聚,以及那曾经被它所吞掉的圣龙之气 而那圣龙之气,在此时爆发出来,宛如囚牢。

潜力比我更大,是不是很熟悉?”武煌眼神讥讽的看来,如果周元底牌已光,一咬牙,与笼罩在武煌身躯之外的血修罗之魂撞击在一起。